顶着菠萝头的马脸

欢迎来到只有我知道的世界

箖源:

从竹马之谊 到不离不弃
    再多风雨 何所畏惧

着迷(26)

叫我蟹圆丸子:



☞歌手凯×少爷源


“yuna姐,你可算回来了。”工作人员端着手里的餐盒无奈的示意她看。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送进工作室的饭菜几乎像是没动过一样又被工作人员拿出来,“再这样下去,我怕凯哥身体会撑不住。”


“嗯,我先去看看他,别对其他人乱说。”


这个点,其他人应该都吃饭去了,yuna推门进去的时候,看见王俊凯一个人就那么抱着吉他坐在地上,冷冷清清的样子叫人有些心疼。


“还好吗?”


“我看起来很不好吗?”


“得亏你不是演员而是个歌手。”yuna坐在他身边与他说笑。


“别这么说,好歹我也是进过剧组的人!”yuna笑骂他贫嘴。


玩闹过后yuna将手里的请柬递给他,“明天孙少的生日宴会,邀请你做表演嘉宾。你要是不想去我就去帮你推掉,”yuna有些担忧地看着王俊凯,他知道王俊凯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她也从来都是能挡就挡了,但是唯独这一次,她是希望王俊凯能去的。她也太明白,这套以退为进用在王俊凯身上最有成效,“但是日后这些应酬绝不会少,你要适应。”


“他也会去吗?”王俊凯表情有些松动,良久开口。


“你能躲他多久,早晚都要见面的。”


王俊凯何尝不知道,只要他还在这个圈子混一天,他就休想逃过那个人的掌控。除非有一天,他新鲜感过了,有了新的目标,那时候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他就都没有兴趣知道了。亏得yuna还说,看来源少是要打算跟你纠缠一辈子了。一辈子有多长,他大概从来就没有想过,他怎么就敢如此轻易的夸下海口呢。


这场生日宴会可谓盛大,圈子里大有名气的导演、演员,歌手都在邀请之列。富丽堂皇的宴会厅成为了明星艺人们争奇斗艳的舞台,一时好不热闹。


“参加个生日宴至于吗?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短发女人冲着周围的花蝴蝶翻个白眼。


“怎么不至于,你如果知道这个宴会厅里隐藏着半个娱乐圈的势力和多少人一辈子都求不来的机遇,你还会这么说吗?”说话的大胸女人晃着手里的酒杯,嗤笑着将对面踩着恨天高的短发女人上下打量一番,“况且,你这一身打扮也花费了不少心思吧。”


“我可不是为着这个来的!”短发女人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泛起一片兴奋的红晕,“咱俩道不同不相为谋,待会你可别抢我风头。”


“放心,我对你的那些野男人不感兴趣!”


“什么野男人,这可都是太子爷。”短发女人左右瞅了两眼靠近大胸女说,“你不知道吧,今晚孙少请了王俊凯来当特别表演嘉宾,而且鲜少露面的源少也来凑热闹了。”


“这不很正常吗?谁让人家红呢!”大胸女不以为然。


“拜托,整个娱乐圈谁不知道王俊凯是源少的人,所以今晚必有好戏,我就坐收渔翁之利就好。”


“想得美!”大胸女拿肩头蹭她一下,扭了扭身子左右瞟了一眼,“这些个公子哥,说不定是睡腻了香温玉软,换个硬邦邦的冰美人才够刺激。你要是有魄力,就去泰国做个手术,到时候哪还有王俊凯什么事儿!”


“呵,你也太小瞧王俊凯了吧,别看着公众面前一副冷冰冰的禁欲模样,床上没点功夫,就靠那把嗓子能红到今天?打死我都不行。”


王俊凯握着酒杯的手一紧,要不是为了避开王源,他也不至于躲来这个偏僻的小角落,也不至于莫名其妙地听了这些无聊的闲言碎语。yuna在那头挥手示意他过去,王俊凯桃花眼向下一敛,云淡风轻地从刚嚼舌根的两人面前走过去,也顾不了背后两人吓到的小声惊呼。


他说:“yuna,今晚我不想唱了!”yuna一脸费解,怎么就出来透个气的功夫就不唱了呢,“今天这里这么多艺人,少我一个也算不了什么,多得是人想顶替我上去!”


yuna看他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时也来了火气:“你说的容易。我的小祖宗,你知道今晚这儿有多少圈里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吗?这个节骨眼儿你给我出幺蛾子,我怎么跟人交代。你以为你一路走到今天容易吗?多少人挤破脑袋想上位,你倒给我清高。你现在罢演,明天媒体指不定又要怎么编排你了。”


“无所谓再多条罪状了!”王俊凯说,“这个恶心的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王俊凯!”清透的薄荷音在身后响起,他一时顿了脚步。王俊凯听到他对yuna说,“他不想唱你勉强他也没用。况且这种场合的表演,我并不觉得对他有什么帮助。我认为身为经纪人的你该有这个觉悟。”


“走吧。”纤细的手指自然地穿过他冰凉的手掌,指尖温热,莫名心安。王源牵起他的手从众人面前穿过。他从来不知避讳,他真实而勇敢,他的喜欢和讨厌从来无需遮掩。而王俊凯此刻仿佛被他感染,他也不挣脱,任由他牵着接受众人诧异或惊羡的目光。


“源少留步!”出声的是今晚宴会的主人公孙泽谦。孙家与王源家算是世交,只是王源常年不在国内,两人见面次数都屈指可数,交情并不算深。“王俊凯是我请来的客人,源少就这么一声不吭地带走了,有些说不过去吧!”



王俊凯一言不发地站在王源身后,他就想啊,如果不是孙泽谦将他们拦下来,他可能就会放下芥蒂,在众目睽睽之下不顾一切地跟着王源走,不管他想去哪里,都会任凭他牵着手跟他同往。


王俊凯又万分庆幸自己没有不管不顾地跟着他走掉,没有被他的深情外表所蛊惑。终究还是太过不自量力,他是一呼百应的源少,他任性妄为也不是头一次,他想走孙泽谦怎么拦得住。所以往后的许多年里,王俊凯恨透了台球。他甚至非常厌恶听到两球相撞发出的声响,仿佛一下一下击碎他所有的骄傲。


辗转来到内室的台球厅,随行的十几个人里,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四面八方投来审视的目光,王俊凯从来没有觉得站在人群里如跳梁小丑般的不自在。


“咱们来赌一把输赢,我输了人你带走,你输了,他留下来陪我!”孙泽谦要求跟这个不可一世的源少较量一番。


“这个可赌不了!他本人不点头,我们的赌约就没意义。他是走是留全凭他自己。”


“没关系,只要一会输了,源少您别插手就成。”


比赛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不出意料地王源输了。他答应的太过轻易,甚至没了解过对手是经验丰富的专业台球选手,曾经在市里省里捧回无数奖杯。多么以卵击石的一场比赛,可凭什么要豪气地拿他王俊凯作赌呢?


“源少!”孙泽谦一脸骄傲地望着王源,“人你可带不走了。”


王源轻蔑一笑,将手里的杆子往台上一扔:“你急什么,王俊凯还没点头,你就不算赢。”


“今天我可是寿星,源少你就让我一让呗。”孙泽谦无奈示好,他只想挫一挫这位公子爷的锐气,可没真想着跟他结梁子,真把这位得罪了,他老爹还不得打断他的腿。只是没想到堂堂King·M的大少爷竟然耍起无赖来了,“你身边那么多人,也不差这一个,可我是真喜欢他。”


“我可做不了他的主!”王源冷笑,今天我就无赖了,你能耐我如何。当着自己的面说喜欢王俊凯,光是这一点就让他不爽到爆,“你要有本事,就让他自愿跟你走。”


一直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王俊凯忽然站起身来,他不理会众人目光,目不斜视地朝着王源走过去。王源咧开嘴笑了。他赌赢了!他有十分把握的不是能赢了孙泽谦,而是他笃定了王俊凯不会跟着孙泽谦走,所以才肆无忌惮得接受了他的挑衅。他从头到尾赌的都是王俊凯对自己的情分,他的赌注是:王俊凯喜欢王源!


王源忽然间恍了神,他看着王俊凯脸上似有若无地浅笑,真是好看的不得了。但是下一秒,王俊凯敛了笑意转过身子,王源听见他清冷的嗓音从前方传来,刺耳喧嚣,将他愣愣钉在原地。


他说:“孙少,我跟你走!”



沉默是你的谎言(娱乐圈,拟实向)

白千宿:

18.
“回来了?”
王源刚刚推开自己录音室的门,里面就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他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
“辛苦了。”对面的女人在转椅上转过来,面对他,露出慈祥的笑容:“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王源脱下外衣,坐在了她的旁边。
张梓琳看着他憔悴的侧脸,忍不住道:“不要太辛苦自己,最近也没有打歌,放松一下没什么,专心把电影拍好。”
“我知道了。”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张梓琳又道:“你们私下里也见过不少次了吧。”
王源愣了一下,没说话。
张梓琳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明天拍戏替我邀请他来时代,大家好久没见了,也该聚一聚。秋雅,柳林都挺想念他的。嗯?”
“好。”王源应到。
张梓琳点点头,随后出了录音室。
王源拿起前几天做了一半的歌,划了两笔,却始终没办法静下心,他看着那张被涂的乱七八糟的纸,越看越烦,最后将它撕了下来,狠狠的扔进了垃圾桶。
手机在桌子上传来一阵震动,王源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然后拿起来按了接通。
“王源啊,”对面的人开口道:“能来一下吗?”
王源微微蹙眉:“刘志宏?怎么了?”
“我……我有点事,你过来,帮我一下。”刘志宏的声音似乎有点紧张。
王源了解刘志宏,他是一个十分细心又很镇定的男人,一般的事请不会让他这样紧张。
王源有点担心:“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我家。”
“好,你等我。”
连东西都来不及收拾,王源匆匆披了外套就冲了出去。
刘志宏家离公司不算太远,王源刚敲过门,房门立刻被打开了,显然刘志宏一直在门口等他。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王源看着他脸色惨白,不禁也担心起来。
刘志宏拉住他,王源只觉得他连手臂都是颤抖的。
“你来,你来看这个。”刘志宏将他带到卧室,随即指着床上的一套衣服给他看。
那是一套极为老旧的西装,暗灰色,带着一股子沧桑的味道。
王源乍一看到那件西装,整个人都后退了一步,撞在了门上。
他们之间充斥着诡异的气氛,好像有什么导火索,只要一个点,就会被引爆。
“怎么办?”刘志宏问他,“怎么办!他回来了!他回来找我们了!”
王源飞快的转身,冲出了门,刘志宏紧紧的跟在他身后,他们上了车,直奔王源的家。冲进二楼的卧室,他们喘着粗气,靠在了墙上。
在王源的床上,有一件一模一样的灰色西装。
“他回来了。”王源顺着墙慢慢的蹲在了地上,“他没死。”
刘志宏坐在了他的旁边,捂住脸,半晌侧头看他:“我们亲眼看着他沉到湖里,他不可能还活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王源拼命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好像要把它们全部拔掉。
刘志宏跪在地上,把他抱进怀里:“他没有报警,就是说还有缓和的余地。我们……我们要找到他…然后………”
“再杀他一次?”王源缩在他怀里有点颤抖,“你能吗?”
刘志宏咬咬牙:“我不知道。”
王源抬起头看他:“我下不了手……我不想做杀人犯……我真的不想…”
“我也不想!可有什么办法,他来找我们报仇了!”刘志宏握住他的手,“或许……或许……会是恶作剧吗?”
“恶作剧?这个秘密只有你和我知道,谁还会知道!”王源推开他,喊道:“不可能有其他人……”他愣了一下,慢慢的冷静了下来:“或许真的还有一个人知道……”
“你告诉别人了?”刘志宏扯住他。
“不,没有!只不过…有一段时间我写歌,很累,总说梦话……”
“你是怀疑……”
“王俊凯!”王源站了起来,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我们之前做双人专辑的时候,一直都睡在一起,除了你跟他我没跟第二个人一起睡觉。那时候他说我总是说梦话,他还问我梦到了什么,我记得他问我……”
“什么?”刘志宏焦急的问。
“他问我,桑阳湖在哪里。”王源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的望着刘志宏。
刘志宏猛地后退一步,:“你怀疑……是他…要报复我们,所以调查了当年的事请?”
“我不知道,或许…”
“你们八岁就在一起唱歌了,他有问过你你家里事情吗?”刘志宏的神色恢复了一点镇定。
“问过,他还见过我妈妈。”
“他问过你爸吗?”
“有,我说我爸抛弃了我跟我妈。”王源做到床上,低着头。
“他只要随便去你家原先的警局问一下,就会知道你爸是后跟你妈妈在一起的,而且他是失踪了。”刘志宏道:“如果,我说如果,你真的那时候说过梦话,说过…那件事…那很有可能是王俊凯……”
“可他怎么会知道这件衣服?!”王源一挥手将衣服拂到地上,吼道:“这件衣服……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刘志宏冷着脸看着那件衣服,沉声道:“如果不是王俊凯,那就是他回来了。”
王源冷笑:“无论是他们谁,都来者不善。”
“你要怎么做?”刘志宏问。
王源道:“我先探探王俊凯,如果不是他……是那个人,我死也要把他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