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菠萝头的马脸

欢迎来到只有我知道的世界

是芾不是福:

私奔到月球(❁´︶`❁)
都是715之前做的礼物  在眉眼的摊位基本都发掉了 现在就是晒个图
胶带清单:
人物:看酱拼单
绿色星球:暴富(拼单)
装饰:pvc贴纸
云层:月下北:绮云
烫银星星:时光琥珀:闪闪

跑步的菜包:

昨天买的情人木,把它挂起来,看能不能做成干花 ​​​

追光者【完结】

鹿小啾:


短篇,完结。




C1


厕所又往下漏水了。


楼下邻居打来电话语气相当冲,王源夹着手机好声好气的道歉,说了半天那边才肯挂电话。王源把手机从耳朵和肩膀中间拿出来,上面已经被热气蒙了一层水雾。


他租的房子位置价格都还不错,就是小毛病有点多,这里松了那里坏了,尤其是厕所的漏水问题比较麻烦,距离上次喊工人来修才过去没几个月,就又开始漏水,虽然不严重,但是滴滴答答的也不太好。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王源想着既然都坏了,干脆晚上找人换个新的算了,总修也不是个事儿。


他抽了张纸巾擦干净手机上的水雾,屏幕突然在他手底下亮了起来。绿色的消息框,明显是微信。


王俊凯:在吗?我到D市了,你还在这儿吧?出来聚一下?


王源往这行字上面看了看,灰色的小框里时间显示上次他们聊天还是过年的时候,简单的互道祝福。


而距离上次见面,王源想了想,好像,不,不是好像,是怎么算都不会出错的五年。


自从五年前他退出团队退出娱乐圈,跟王俊凯就再没见过。


王源总觉得时间过的像蛇蜕皮一样,干瘪又缓慢,原来算一算,身后已经有将近两千多天。


他扔掉手里的纸巾给王俊凯回信息。


—在,家里有点事儿,估计得到晚上七八点才有空。


—没事,你对D市熟,说个地方吧,我过去。


—晚上七点半吧,XX路路口那家火锅店?


—OK


窗外的风吹的有些放肆,把桌子上的纸都带到了地上。树冠被吹的来回摇摆,天空黑压压,似乎酝酿着一场大雨。王源起身去关窗户,被夹着水汽的风吹了一头一脸,有种暧昧的黏腻感,很不舒服。


“哎哎小王,你认识这个人吧?”他对桌的刘姐举着手机,“叫什么凯的?”


王源看了一眼,停了停,说:“认识,叫王俊凯。”


这个名字很久没从他嘴里吐出来过了,三个字组起来,念着都有点生涩


最开始,他喜欢喊小凯,记者问问题问到王俊凯说的是全名,王源回答的时候就喜欢说小凯。小凯这样这样,小凯那样那样。


那时候王俊凯管他管的很厉害,像他的监护人一样。王源有时候会不服气,觉得明明只大他一岁而已,凭什么就这么管他。


王俊凯对此振振有词:“大你一岁也是大,大一天也大,我就是你哥,你该喊我凯哥。”


王源才不,就要喊他小凯,尤其在外面,在记者面前,更要这样讲。


好像加个小字在他名字前面,王俊凯的气势就会比他弱了。


后来他也喊起了全名,王俊凯这样这样,王俊凯那样那样。


因为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他眼里一束耀眼的光,要叫全名,才能有一种归属感,才能在王俊凯身后跟的更紧。


刘姐说:“对对对,就是叫这名!我家姑娘迷他迷的要死,跟我要了钱非要看明天的演唱会,结果票没抢到,整天在家里闹不开心。”


她叹口气说:“也不知道现在这群年轻小姑娘怎么想的。”


“年龄小,”王源笑了笑说,“长大就好点儿了。”


“还早呢,”刘姐无奈的摇头,接着又嘀咕,“好孩子都养到人家家里去了。”


下班之前雨哗啦啦的开始下,与其说是下,不如说倒。豆子大的雨点密密麻麻的倒下来,密不透风地把人堵在楼里出不去。


这种雨势下除非穿雨衣,打雨伞是完全没有用的。


而王源,什么都没带。


刘姐的装备倒是很齐全,早就跟王源道了别穿好雨衣骑车回家给孩子做饭去了。王源站在窗户前,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偶尔打个闪电,照亮一块厚厚的黑云,然后马上又暗下来。


像什么呢?像一下一下照亮某个异世界的入口,如果不抓紧时间追过去,入口就会永远的关闭了。


手机这时候响了一声,王源拿起来一看,又是王俊凯。


—萧敬腾也来了??不可能啊我当时没听到说演唱会场地跟谁撞了


王源让他给弄笑了。


—说不定附你身了,你照照镜子看看


—你别吓唬我,化妆间现在就我一个人。。。


—哈哈哈!


C2


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作威作福了半个多小时就偃旗息鼓了,王源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甚至还看到了最后一抹晚霞。


临近夜晚,雨后的温度没有回升,空气中丝丝凉意让人很舒服。王源打车去了约好的火锅店,到的时候刚刚七点过一刻。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王俊凯比他到的还早,坐在店最里面角落的那个桌子旁。


王源走过去,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没去包厢?”


来之前王源有点小紧张,见到人以后反而很自然了。


他退团以后,另一个队友也去做了幕后,只剩下了王俊凯一个人。


“不给自己第二条路”是王俊凯一直以来的准则,事实证明他确实有这个实力说这么又狠又拽的话。五年来他名声越来越大,王源基本上走到哪儿都能看到他,又是在电视上,有时在某个产品的包装上。


如今人在他面前,除了2D变3D,其余的没让他觉得有什么变化。


倒是王俊凯,结结实实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说:“没事,一会儿都吃起饭来,谁还有空管旁边坐着谁。”


“你也太不羁了。”王源笑着说。


不咸不淡的说了会儿话,点的东西就上来了。这时候店里桌子都坐满了,确实跟王俊凯说的那样,都吃饭的吃饭聊天的聊天,谁都没那个美国时间去注意旁边坐了什么人。


王俊凯夹了一筷子羊肉送进嘴里,有一瞬间脸色的表情有点奇异,但是很快就就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王源却捕捉到了这个小细节,说:“吃不惯吧?”


王俊凯也不藏着了,戳戳碗里的肉说:“这个辣度,作为重庆人我感受到了侮辱。”


王源点点头表示赞同:“我第一次吃的时候气死了,看着红红的,都是骗人的。”


“工作的地方离这里近吗?”王俊凯说。


王源说:“还可以。”


王俊凯嗯了一声,说:“平时累不累?”


王源无辜的看着他:“你查户口呢?”


火锅咕嘟嘟的翻滚着,接连不断的冒出热气,把旁边的玻璃都模糊了一片。


王俊凯斟酌着怎么才能把话说的更加轻松一点,但他向来就不是一个会给自己的嘴加蜜的人,最终说出口的,还是直白的一句:“你嗓子现在还好吗?”


话已经说完,却留下了语意未尽的块状小沉默,在两人隐蔽而狭小的空间里,像虚拟的云朵般飘来飘去。


他还想说,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能唱了,为什么就退出了,为什么就又剩我一个人了?


下午他在排练明天演唱会流程的时候,天慢慢黑的又浓又稠,好像直接都能切下一块来。排练被迫提前结束,但王俊凯没什么担心的,流程已经烂熟于心,而且他的演唱会,王俊凯当然不会让它出差错。


可在化妆间换衣服,准备去跟王源约的地点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大雨让他差点当着化妆师的面骂街。


他心有不忿,就非得这时候下雨,非得把整个世界弄的湿淋淋的让人不舒服吗?


当初王源说要退出的时候也是这样突然,王俊凯不明白,是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吗,让王源走的时候看起来那么轻易又决绝。


而现在,他要去见他的时候,连雨都要给他脸色瞧。


王源没有立刻回答,喝了一口水之后才说,“没什么问题,说话没影响,就是没法唱歌了。”他甚至还笑了一下。


他说的坦然,王俊凯却听得火大。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王俊凯语气里带了些质问,“为什么说话没有问题,唱歌就有问题,你有两个嗓子分开用的吗?”


王源让他的语气弄的不舒服,下意识的反驳:“吃着饭你就吼你吼什么啊?不愿意听你还问,你神经病啊。”


两个人这么闹,王俊凯觉得很幼稚,他又不是专门找王源来吵架的。
他想了一下,归根究底肯定是D市的问题。他跟王源都不是D市的人,水土不服,才会吵架。


王源看他没有再说话,也低头继续去吃东西。


吃着吃着,他发觉有点好笑。


少年时代他们有时候就会这样互相置气,说不上是什么原因,一个就开始脸色不好,而另一个则想,就你会发脾气么?你跟我横,我比你更横。


通常置气的结果都是王俊凯先来找他说话,这一次也不例外。


王俊凯看着他说,王源,我们逃回重庆吧?


王源以为自己听错了,说,现在?


王俊凯点点头,就现在。


“可是,我家的马桶还没修。”王源有点为难。


王俊凯恨铁不成钢:“你到底是要跟我跑,还是要回家修马桶?”


王源想了想,掏出手机给领导发了个短信,说不好意思有急事临时请个明天的假,发完以后干脆的关了手机扔进包里,跟王俊凯说:“走吧。”


王俊凯被他一系列举动惊着了,脱口而出:“这么有英雄气概的吗?”


说完他也噼里啪啦给经纪人发短信说消失一天,保证明天演唱会不会耽误,就也关了机。


王源笑着说:“你更英雄啊。”


王俊凯张了张嘴,说:“但是电影里的英雄一般不会上厕所的。”


王源没答话,心想你可不是电影里的英雄,那种英雄,知道他们身份的人太多太多了,这一点都不酷。



C4


他们赶到车站已经晚上快九点,高铁票早就没有了,只剩下火车票,而且是要坐四个多小时的硬座。


在站台等火车的时候,王俊凯把王源拽到一边,自己拿出口罩戴上,又给了王源一个。


“我刚才看到有个女孩子包上挂着你的钥匙扣了。”王源遮去了半张脸,只露出两只弯弯的眼睛说。


王俊凯诧异的看着他,低声说:“我人就在你眼前站着,你还看什么钥匙扣?”


王源说:“你的逻辑死了吗王俊凯?”


王俊凯不服气:“但你确实看她钥匙扣了啊。”


这种没营养的话题再争下去也争不出什么来,王源摆摆手表示不想理他。


火车由远处驶来,跟轨道摩擦的声音由小变大,有两束光亮开始清晰。尽管隧道里很明亮,但火车头的两盏灯还是随着靠近的距离而格外的刺眼。


王源忽然想起来今天看到的闪电,只一刹那的亮光。


他猛地朝王俊凯的方向转过头去,速度快的像要拧断自己的脖子。


王俊凯在旁边被他吓了一跳,但人多他不好张口说话,就挑挑眉无声询问怎么了,接着微微弯腰耳朵凑近了王源一点。


“......没什么。”王源小声说。


顺着人群上了车,车厢满满当当,有吃东西的看剧的,还有趴在桌子上休息的。俩人找到位置坐下没多久,头顶的灯就关了,火车驶出隧道后,有浅淡的月光照进来。


渐渐地,周围说话的声音小了下去,大多数人都开始休息。


这样模糊的环境,让王源有种回到十年前的错觉。


那时候他们刚红起来没多久,沉浸在被各种喜爱包围的开心,和自以为已经火的不得了的骄傲里,即使只能坐十多个小时赶通告也不会有抱怨。


火车从早开到晚,人们都睡了的时候,他跟王俊凯缩在一起讲悄悄话。


王源说,你说我们会一直红下去吗?


王俊凯说,你不要怕,我们迟早长长久久努力红他个地覆天也翻。


火车一刻不歇的在黑夜里往前跑着,两个还看得出稚嫩痕迹的小孩在它的肚子里,凑在一起兴奋的说着梦想,说着未来。


尽管话语里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他们年少,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朝着了不起的以后奔跑。


你得跟我一起啊,临睡前王俊凯认真的嘱咐王源。


王源不太记得当时自己回答了什么。


好啊。


他应该说的是,好啊。



王俊凯忽然发出低低的一声痛呼,王源立马去看他,发现这人正捧着自己的手吹气。


只是嘴巴上还戴着口罩,不知道他在吹个什么劲儿。


王源拍拍他,说:“怎么了?”


王俊凯伸手给他:“碰到了。”


王源借着月光去看,王俊凯的手指上有一块擦伤,感觉不像是刚才弄的,“什么时候伤的?”


王俊凯说:“前两天。”


王源小心的碰了碰:“还疼吗?”,王俊凯立马倒抽一口气,然后摇头:“不疼!”


王源说:“不疼你叫唤什么?”


“不疼就不能叫唤吗?”王俊凯抽回手,“我在开嗓。”


“哦,”王源说,“这时候开嗓,你是等天快亮的时候打鸣吗?”


王俊凯立马笑的眼睛都不见了。


王源是真拿这个人没办法,受到嘲讽还笑成这样,多半没救。


他翻了翻自己的包,发现没带创可贴,就不顾王俊凯拉他,去找列车员要来了,抓着王俊凯的手要给他贴。


王俊凯不乐意贴这东西,觉得不方便,说:“让他自己长长就好了。”


王源低着头撕开就往他手上摁,说:“得了吧,你这是弹吉他的手。”


这段时间王俊凯在各地跑着开演唱会,很少有凌晨之前睡觉的时候,体力消耗特别大。此刻什么都不用他操心,车厢里安安静静,只有火车的嚓嚓低声,落进耳朵里像催眠一样,没多久王俊凯就靠在王源肩膀上失去了意识。


王源是睡不着的,他一个人习惯了,家里的红酒杯都只有一只,更别说有人会跟他并排坐着,头靠在他肩膀上。


而且这个人,还是王俊凯。


王源缓慢地,小心翼翼地,歪歪脖子去看他。


王俊凯这个睫毛精,长睫毛把眼睛都挡住了,王源这个角度就只能看到他一点眼尾。


他的眼睛王源一直都很喜欢,感觉里面藏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王俊凯高兴的时候,眼睛里会有亮亮的星星,兴奋的时候会有点点的火花,沮丧时也有一缕似有若无的烟。
而他没什么情绪,静静看着某处的时候,里面就有一整片天空,湛蓝,深邃,还有不知会在哪里停留的雁。


王源同样也不知道,王俊凯会在哪里停留。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那天王俊凯帮他把筷子捡起来,或许那天是小睡的时候做恶梦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了他,又或许是每个演出舞台上,都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总之从很久很久以前,王源就已经把王俊凯当做了一束光。


王源不知道前面的未来怎么样,但有这束光在他前面,未来就很值得期待。


他太在意这束光了,太想追赶了,但某天他最引以为傲的,能够追赶的资本忽然没有了。


王俊凯以前跟他说,你抬头看看,今天天气很好,云跟解冻以后的冰块一样,像不像?


后来也有很多个天气好的时候,但王源自己抬头看,总觉得,那只像洒在画布上忘记收拾,已经结块开裂的颜料。


C5


凌晨一点多,王源把王俊凯推醒,十五分钟后火车在重庆站停下了。


几个小时前,王俊凯像被五百万个追债的人跟身后一样,说我们逃跑吧,回重庆。而真正站在这片记忆力最熟悉的土地上,他却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干嘛了。


王俊凯在几乎已经没有行人路口站了有五分钟,转头问王源:“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王源看看手表说:“这个时间也没什么地方能去吧?”


“算了。”王俊凯说,“你还是跟我走。”


王源没有异议,跟着王俊凯上了出租车。


车子在日月光停下,王俊凯付了钱,俩人下车后王源只想暴打他一顿。


而在看到王俊凯居然从包里掏出来一个话筒的时候,王源只想让他安静的去撞墙。


王俊凯感受到了王源看过来的目光里写着的吃惊和鄙视,晃晃话筒说,诶,你可别忘了,你小时候还随身带自己签名照的。


他拽着王源上了之前他们录洋葱的那个台子上,把话筒给王源,自己跑到他前面坐下。


王源面露难色说:“我不行,真的不行。”


王俊凯认真,甚至带着希冀地望着他,说,“试一试吧王源,你唱歌我每一首都听过,什么样的都听过,试一下好不好?”


就算王俊凯这么说了,王源还是对这种擅自决定有一点恼火。但他在那里站了这一会儿,属于这个城市的熟悉的味道直逼他的鼻孔,慢慢的,像打开了身体里的某个盖子。


他跟同事说过,说我家乡跟D市的味道是不同的。同事问有什么不同?王源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同,但他的鼻子能认的出来,他的血液,他骨子里的骨髓,能认得出来。


他闻到了真正的气味。


他的心开始砰砰直跳。


万一呢?


万一他可以呢?


王源把话筒举到自己的嘴边,拼命的去想唱歌的感觉,怎么用气息,用什么部位发声。


他感觉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满怀期待的张开嘴巴。


他没有任何发出声音。


王源的胃和喉咙瞬间开始造反,有种想吐的冲动。


王俊凯立马坐不住了,眉头一皱就要起身过来。王源赶紧扬手示意他原地坐着,自己撑着墙壁生生把胃里的痉挛给压了下去。


他握着话筒走回之前站的地方,再一次举起话筒,深吸一口气。


这次有了声音。


但那并不是什么旋律,只是无意义的一个音调,而且他的声音又硬又涩,像沙漠里那种靠着一年只下几天的雨水度过其余日子的植物一般。


王源不受控制的慌乱起来。


他好像看到了那个站在最后演唱会上的自己。


在演唱会前夕,王源嗓子发言,本来以为很快会好,结果越来越不行,他担心的不得了。王俊凯一直安慰他,王源口头上答应着,心里却越来越紧张。


他嗓子不好了怎么办?他追赶不上他的光了怎么办?


王源在家里逼着自己发声,逼着自己去唱,没想到适得其反,到演唱会那天,他嗓子彻底不行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那场演唱会,他的部分,全是放的歌。


主持人跟大家说了这个情况,王源面上带着抱歉的笑容,向粉丝们鞠躬,台下纷纷表示理解,还喊着让他好好休息早点养好嗓子。


结束时,他们在从天而降的无数银色银色碎屑中,向台下粉丝们道别。


王源微笑着朝各个方向挥手,觉得自己好像浑身都在冒寒气,飘着的碎屑也变成了漫天的雪花。


王俊凯就在旁边站着,王源望着他,绝望地想,这么多,这么多的雪,千万别冻着他。


演唱会结束以后,王源的嗓子慢慢好了起来,但讲话的时候仍然沙哑。


他以声音不好听为理由,始终拒绝开口唱歌。


没人知道他不唱不是因为嗓子不好,而是因为,他根本已经唱不出歌了。


他的光依然耀眼,但他已经脚步趔趄,跟不上了。


没过多久王源就提出了退团,且,退出娱乐圈。


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当时王俊凯看他的眼神,那一个眼神过来,王源觉得自己身体里,好像住了一生至今的每个冬天。


王源还记得,那场演唱会,他没有哭,宣布退出的时候,他也没有哭。


可现在,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他身体里的冬天忽然瓦解消融,争先恐后的涌进眼睛里。


王源抖着嗓子说:“怎么办,怎么办啊王俊凯,我唱不了歌了。”


他想起来那时候怎么回答王俊凯的了。


十四岁的王源跟王俊凯说,好啊,陪你到唱不动为止。


二十四岁的王源还想陪王俊凯唱下去,可他已经没法唱了。


C6


早上八点左右,两个人回到了D市。


王源打开手机没发现领导的回信,一查看,那条短信根本就没发送成功。


王源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他这场“冒险逃亡”开始的激动人心,结束的味同嚼蜡。


而王俊凯则不同,手机一打开,几乎就被各种信息轰炸到差点死机。


从经济人到到服装师到化妆师,整个团队几乎一个不落的都联系了他,甚至公司管理都在找他。


王俊凯好不容易把一个个消息清掉,给经纪人去了个电话,然后问王源:“你今天还上班吗?”


“上。”王源说,“回家洗个澡就去。”


王俊凯不无担心的说:“但是你这个状态......”


“没事,”王源笑了笑,“真的。”


王俊凯经纪人的车没一会儿就到了,他也认识王源,看见俩人在一起的时候简直吃惊的快把方向盘给吃了。


“晚上你要来吗?”上车前王俊凯说。


“没票啊。”王源夸张的叹口气,“你的票太难买了。”


王俊凯这才露出一点笑意来:“你能来就行,我请你看。”



“你胆子也是够大,”经纪人气得不行,“一句话扔下就关手机,你知道大家都快急疯了吗!”


王俊凯不耐烦的闭着眼说:“我说了不会耽误演唱会。”


“你人出事了怎么办!”经纪人气急败坏道,“而且你还跟王源在一块,有没有想过万一被拍到了怎么办?!”


“怎么办?”王俊凯睁开了眼睛,皱着眉说,“什么怎么办,是他杀人放火还是我入室抢劫了?”


经纪人听出来王俊凯已经有点生气了,演唱会当口他不想惹这位小霸王生气,万一急了再搞个失踪,他就可以以死谢罪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经纪人放缓了态度,“你们都解散五年——”


“解散十年我们也还是兄——也是这个关系!”王俊凯压低了声音警告经纪人。


只不过他本来想说兄弟,说出口之后不明白为什么一刹那觉得这个词很别扭,像十除以三那样别扭。


其实他在火锅店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了。


王源走进他的视线里,他就觉得他的心像一扇门,被砰地一声撞开,然后呼啦啦的飞进来一群鸟儿。


他跟王源说,“我们逃吧”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其实是想跟王源逃到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去。


而在日月光,王源生理性反胃,他脑子嗡的一声,下意识就想蹦起来冲过去,把王源死死的搂进怀里。


十多岁的时候他可以告诉自己,这叫做朋友情谊,他现在二十多岁了,去他妈的友谊。


王俊凯很清楚的明白,他想让王源继续唱歌,继续跟他一起唱歌。


只能是王源,除了王源,谁都不行。


C7


演唱会如约而至,偌大的体育场早就座无虚席,离正式开场还有半个小时,整个场馆就已经是蓝色的海洋。


王源下班后就给王俊凯发了消息,问他在哪里。


王俊凯说他已经跟工作人员说好了,给他留了一个VIP的位置。


王源按照王俊凯说的号码去找座位,尽管他已经弯着腰了,过程中还是被几个小姑娘认了出来。


王源笑着示意她们不要声张,谁知一个女孩子唰的流了眼泪。王源手忙脚乱的安慰她,小姑娘一边哭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把屏幕摁亮给他看。


图上面王俊凯戴着耳机闭眼休息,而王源则趴在王俊凯的腿上睡着。


这个图太久太久了,久到王源有点怀疑背对镜头的那个到底是不是自己。


原来他跟王俊凯以前是这样亲密无间。


是了,以前他跟王俊凯,亲密无间。


好像他们曾经还有个约定,约定了好多个十年。


他实在不能停留太久,给了女孩子一包纸巾后又安慰了几句,便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了。


王源还从来没有这样,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去看一场演唱会。


曾经他也是在舞台上的人,不知道那时坐在台下看他们演出的人,是不是像他现在一样,激动又紧张,心都要冲出来。


手机响了,王俊凯发微信说,还有三十秒,记得给我鼓掌。


王源给他回,好的,大声的80,小声的60。


这次王俊凯没有回过来,王源看到眼前的舞台“噌”地一下冒出了火花,然后王俊凯就在这炫目的火光中从升降台上出来了。


场馆里马上掀起了巨大的声浪。


从前他都是在舞台上,上过台的人都知道,在台上其实是看不到台下的具体情况的。王源扭着身子从左到右把场馆环视了一圈,切切实实感受到了震撼。


王源用力的鼓掌,心想,果然是我的光。


王俊凯这几年出过不少歌,大多都是他自己编曲写词的。王源没有太刻意的去听过,但是他太火了,每次一出歌,从商场到楼下抄手店都在放,想不会也难。


可惜王源就算会,也只能在心里跟着唱。


结束前,王俊凯站在舞台中央,手往下压了压,场馆就立马安静了下来,他的低沉磁性的声音扑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很久很久以前,”王俊凯说,“有人在飞机上偷偷跟我讲,想听我唱歌。我说你去网上搜一下不就行了?他说不,我就要听你唱。我说,以后再给你唱。可是后来,我只在电话里给他唱过,而今天我要在他面前,唱给他听。”


他话说的模糊不清,颇有点暧昧的意思,一时间台下阵阵惊呼。


前奏响起来后,她们才安静下来。台上此时只剩下一束追光打在王俊凯的身上,让他看起来耀眼又挺拔。


他唱,为什么天这么安静,所有的云都跑到我这里。


他唱,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他唱,看不见你的笑,我怎么睡得着,你的声音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他唱,就算放开,但能不能别没收我的爱,当作我最后才明白。


王俊凯没有像平时一样,唱歌的时候有时会闭上眼睛。整首歌,他的眼睛都盛着一片温柔而又深情的海水,王源就在他的眼睛里,泪流满面。


前几年,王源总想,假如我想不被落下,想要追赶你的想法,能像标了刻度的咳嗽糖浆瓶子那样,可以随意掌握剂量就好了。那我就可以在发现刚没过杯底时就收手,我们也就不必分开,不必成现在的样子。


可他早就已经在王俊凯那里患了伤风,一咳便咳了整个青春。


我在乎你,想靠近你,想要拥抱你,想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到底是为什么。


那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怎么都到最后才明白。


他们都犯了傻,但幸好,爱情本身就是一件需要犯傻的事情



C8


如王俊凯所想,私自加一首歌,还说了那么多模糊不清的话,是会被砍的。


演唱会结束,回到后台经纪人就吼了他一顿,王俊凯表示我可去你们的吧,老子今天巴适得板,不跟你们这群哈妈批计较。


他给王源发消息说别急着走,到路口等他,然后自己迅速换了衣服卸了妆,跑了出来。


王源看到他蒙的像个要去夜袭的人一样跑出来,差点笑出声。


王俊凯一边用手机打车一边抽出空来瞪他:“笑什么笑。”然后又问:“好听吗?”


王源自然明白他指的什么,说:“好听。但是我忘了录下来,你有空再唱一遍吧。”


王俊凯这时候摆起了架子:“我出场费很贵的。”


车来了,直接把俩人拉到了一家烧烤摊。


两个小时后,王源是拖着已经醉成腌茄子一样的王俊凯回家的。


他怕王俊凯的经纪人还找人,就想打个电话报平安。


王俊凯手机还是他最后见过的那个,而且仍然只有指纹密码。王源试着把食指放上去,一下子就解开了锁。


王源心里顿时打翻了五味瓶。


给经纪人打过电话以后,他把王俊凯收拾到床上,调好空调盖好被子。


王俊凯还跟以前一样,喝醉了就变成三岁小孩,嘴里嘟嘟囔囔,腿还会缩起来。


就是这一米八的个子缩起来,略微有些喜感。


王源坐在床头看着他,觉得他眼睛有点肿怎么也挺好看的?


王俊凯的眼睛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了,但是肿着也好看就有点不合理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之前看粉丝说过的“滤镜”是怎么回事。


就是因为喜欢,所以才会觉得这个人,哪儿哪儿都好看,都可亲可爱。


坐了一会儿,王源说:“以前我总觉得你是我的光,我追着你跑,一直跑,周围很黑,但是有你在,就觉得还挺安心的。但是后来,”他顿了顿,说,“后来我唱不了歌了,就没法再跟着你往前跑了。”


王俊凯听不到,他也还是继续说着。


“我没有遵守信用,对不起。”


“可是现在,我还是想跟你一起。”


想不仅仅以队友,以朋友的身份,跟你在一起。



C9


第二天一大早,王俊凯就醒了,睁开眼就嚷嚷脑袋痛。


王源给他煮了粥,他不客气的喝了两碗。吃过头痛药后,他说:“我给你唱歌吧,唱彩虹,你快录。”


王源说:“行吧,”然后打开手机的录音键,揶揄笑道,“你先说出场费吧,我怕给不起。”


王俊凯说:“好的。”说完吧唧在王源嘴角亲了一口,“你已经给过了,快点录。”


王源:“......”他默默低头抹了把嘴角,“你没擦嘴。”


王俊凯说:“你能不能给我这个洁癖一点面子?”


王源的心其实早就跟跳跳糖一样了,还装作很坦然的样子,摁了录音键说:“唱吧。”


王俊凯也打开了手机里的伴奏,跟着唱起来。


“哪里有彩虹告诉我


能不能把我的愿望还给我


为什么天这么安静


所有的云都跑到我这里


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


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


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歌曲的间奏,王俊凯喊了声:“王源。”


“嗯?”王源看着他。


王俊凯笑笑:“其实,你把我当光的时候,该问问我的意见的。”


王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得问问我,愿不愿意当啊。”


王源喉咙有点干涩,说:“那你愿意吗?”


王俊凯露出一点为难的表情说:“愿意是愿意,但不要让我在你前面。”他摸摸王源的头发,像多年前那样,“路那么黑,你跌倒了我都看不见。我想做你身边的光,照亮你脚底下的路,然后陪着你一起跑。”


间奏结束了,王俊凯把王源的手放在自己的喉咙上。


“看不见你的笑 要我怎么睡得着


你的身影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没有地球太阳开始会绕会绕


没有理由我也能自己走掉


释怀说了太多就成真不了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解药


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看不见你的笑 我怎么睡得着


你的声音这么近我却抱不到......”


他低沉的嗓音里突然加入了另一个声音,王俊凯惊讶又兴奋地看着后来跟他一起唱的王源。王源发出的声音还有些发抖,有些沙哑,但确实是在跟他一起唱。


他带着王源唱完了整首歌。


果然,世界上跟王俊凯合唱最好听的,还是王源。


摁下录音的结束键,王俊凯探过身去又吻了一下王源。


“这是我付给你的出场费。”王俊凯轻声说,“谢谢你。”



C10


收到王俊凯发来的短信的时候,经纪人有种想要辞职不干的冲动。


什么叫“我跟王源去逛逛了,过几天就回来,拜拜不用找我。”?


这特么是还是人??


经纪人马上打电话,不出意外的听到了关机的提示音。


他忍着气去定位王俊凯的手机,在看到【冰岛】这两个字的时候差点昏过去。


你们俩到底是逛还是度蜜月啊!


C11


冰岛。


念叨了十来年的事终于完完整整实现了,王源跟王俊凯并排坐,看着天上美轮美奂的极光,都觉得有点不真实。


“好美啊。”王俊凯说,“真好看。”


“真的好看......”王源说,然后忽然他想起来一件事情,他扭头跟王俊凯说:“等等,我家的马桶好像——”


王俊凯:“闭嘴!”


C12


十四岁的王源想跟王俊凯唱到唱不动为止。


二十四岁的王源仍然这么想,而且,还会一直一直陪着他,没有为止。


END

佩特先生:

说书人 举杯空盏 妄改了离分
马蹄奋 梅子山城 谁入戏太深

啊啊啊不行了,草莓翻唱的岁月无痕实在是超级好听的,词也是超级棒的,好听到我手痒,配上老妹不知是哪儿淘来的莫名有一种诡异美感的链子真是绝了

好想急死你(七十五)

一个无人系鞋带的汪:

我是王源




担心一个人,又无可奈何的心情,这次,真的是体会够了。


然而,在这么焦急的时候,高宁跟我说何羽回重庆了。


正是高考前一个月,何羽就在重庆待了整整一个月。


高宁说,王源,你这就别吃味儿了哈,他现在有个人陪挺好的。


我笑,说是啊,挺好的。


完了之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吃味儿,而是气愤。


气自己。


然而又没用,就很绝望。


我这么跟高宁说,高宁笑,说你绝望什么,我看着自己喜欢的人眼巴巴的守着别人,我才绝望好吗!


我笑不出来了,我说高宁,其实他俩挺配的。


一个傻白甜,一个成熟聪明。


一个温柔固执,一个倔强无畏。


高宁哼了一声,说我也傻白甜,温柔,还比王俊凯聪明呢。


我撇嘴,说你只有智商,没有情商。


高宁反驳我,说王俊凯也没智商。


可他好看,我说。


高宁冷哼。


我说你别冷哼,把他俩看紧了!


他说这事是不用你交代的。


我和他打电话,从不问他的学习,他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我不想再让他在深夜里,多承受几分,我总怕他休息不好,担心他身体,他却说没事,大家都这么过来的,他说你啊,就照顾好自己,多看书就行了。


我说好,你不用担心我。


临近高考,我们连电话都少了。


一个人的通告,总是觉得无趣,我觉得小马哥都比我幸福,至少他在重庆的。


强哥是个可老实的人,说话直直的,他说你最近都不怎么闹了?


我撇他一眼,哼了一声,把帽子压到最低,不给粉丝看。


我男票都看不到我,也不给你们看。


他高考结束了,我狠狠的松了口气,很奇怪,我居然一点都不担心他成绩,而是自信满满的想,这下,就好了。


久违的见面,我有种想抱着他在雪地里滚几圈的冲动。


想一个人啊,想到想哭的伤感,就真的只有王俊凯了。


晚上相拥而眠,他搂着我,说我是不是瘦了?


我说没有。


其实有,我最近越来越挑食,看天气挑食,看心情挑食,吃的不规律,就有些瘦了。


我摸着他锻炼过的身体,特别是他的胸,觉得很有安全感,虽然我知道他软的要命。


没处多久,他就出发去米兰,我则准备期末考。


说是期末考,其实学校对我温柔的紧,没给压力,可我想着他复习的辛苦,不敢怠慢了。


就那会儿,何羽回北京,我约了他吃饭。


吃饭的地儿我惦念好久了,好久不见面,何羽居然瘦了,开口,他才说他最近身体不好,咳嗽了几声。


我有没有说过何羽长的挺不错的,他是长的真挺好的,棱角分明,却和我完全是两种气质,何羽有种沉稳大气的成熟,等你走近了,又会发觉他有种道家的寡淡清风,再近,就会感觉到那股凌厉的锐气。


总之,作为朋友,我喜欢他,长的好看,还有文化。


我喜欢这样的。


可他怎么就喜欢上王俊凯呢。


我说谢谢你,这些天一直陪着他。


他吃了口虾仁,抬眼看我,说我陪他,你来谢,就想告诉我他是你的人是吧?


我点头,特么的,聪明,我喜欢!


他笑,又侧身咳嗽了几声。


我皱眉,说你没事吧?


他摇头,说小病,然后他叹气,他说王源,你防着我是对的,还是你聪明。


我冷哼,那是自然。


我看着他吃的很专心,突然开口,说高宁最近怎么样?


他手中的筷子一顿,眉头有些皱,突然没头没脑的来了句,你有时间跟高宁说,别为了我来北京,等他来了,我估计也不在这儿了。


你要出国?我开口。


何羽抬起头,放下筷子,一手撑着脑袋,眼神一片沉稳的摇头,然后他说,小宁现在和他妈一块,生活不像以前,我前几天跟他出去,看他总盯着新华书店,我猜他想买书了,我买了几本,你就说是你买的,给他寄过去!


小宁,这两个字,我第一次听到从何羽嘴里说出来,他可能自己都没察觉到,那两个字的音调出奇的温柔。


我突然就更喜欢他了。


也突然明白为什么王俊凯不喜欢他了。


等他拿给我的时候,我给他翻白眼,哪是几本书,一大箱好吗!


他点头,让我给快递小弟说说包装好,别坏了,看着不舒服。


我哦了一声。


我说要不说你送的,高宁会很高兴的。


他白我一眼,说你跟王俊凯在一块,智商也下跌了?


我咬牙,怎么说话,王大宝哪里不好了。


我还是给高宁寄过去了,还是贵贵的顺风。


我给高宁说这是担任联合国教育大使得到的福利,放身边不看太可惜了,还是给爱看书的人合适。


高宁信了,很高兴,说书选的好。


我知道,高宁现在敏感的很,毕竟也是有血气的男人,要是何羽直接送,可能心里不舒服。


而何羽,其实跟王俊凯有些像。


吃软不吃硬。


外面有层壳,得用时间去暖,暖的壳化了,里面的心就是你的了。


现在这壳暖了,还没化,可我想高宁能把他暖化了。


至于王俊凯,他的壳没化,却给了我一把钥匙。


我又想他了。


又见面,他捏着我下巴玩儿,整个人有些紧张,直到高考的分出来,他走出来,对着我们点点头,我差点冲过去,亲他一口。


真棒!


虽然分不高,但足够了,对的起他最近的努力。


他是真高兴,狠狠的呼出口气,大手一挥,请大家吃饭。


这下,公司的人都呼出口气了。


别看王俊凯傻白甜,在公司,他皱眉头,没人敢多喘口气,这顿饭,简直有种年末大聚会的感觉。


吃完回去,他问我他厉害不?


我撇嘴,美的你,刚刚多少人夸你,还不满足,我不闹话,他又捏我下巴,问我他厉害不?


我点头,说你厉害,第一厉害!


他低头啄我一口,说赏你的!


赏你大爷的!


可我还是决定宠他,得瑟就得瑟吧,他高兴啊,我也跟着高兴,走哪儿都觉得他帅气,从米兰回来更帅气!


晚上他想抱就给他抱,他穿老干部的睡衣我也不嫌弃了。


然后我们就开始准备四周年,唉,地狱。


他练习累了,摸我肚子玩儿,说这胎怀的有点久!


我打他,什么玩意儿?


他说你新歌!


我撇嘴,摸着自个儿平坦的肚子,说这胎是不容易,然后我又说估计是饿的。


他宠我,每天三顿饭,不重样儿。


我高兴,强哥说,小源你最近又开始飞了索!


我说是啊,然后给他表演了一个王俊凯教我的魔术。


完美!


啊~~~夏天到了,生孩子还远嘛,不,新歌还远嘛~


最近我们的偶像剧少年时代又要开播了,还得在四周年前出几趟行程,他不是很乐意,从看见少年时代剧本时,他就不是很乐意了。


他说没创意。


当然,是没人的时候抱怨了几句,我没反驳他,因为我看了一遍,发现剧本异常熟悉,反应过来,想起了男自。


嗯,男自加强豪华版吧。


角色性格都如出一辙,王俊凯更是中二到不行,幸好有薛老师这条恋爱线,不然活脱脱的儿童偶像剧!


不过宣传还是要做的,工作嘛,就要敬业。


他最近投入训练特别专心,还不许我打游戏,回头又哄我一样说给我买皮肤,我点头,成交!


他说游戏怎么就还戒不掉?


我说为什么要戒?


他说伤眼睛,他说这么亮一双眼睛,近视了可惜。


我说不会,我每天能玩多久!


他摇头,说还是要节制,又是老干部的语气,快上大学了,更得瑟了,不过也稳重很多。


快十八岁了,源哥愁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啊!


以身相许的话不能说,回头给腰都断了都。


所以,我想,等二娃出来,就送给他吧,不,我是说新歌,为他的十八岁。


嗯,完美!




晚安~